随笔记录一下自己最近的想法

最近刷到了一个话题 如何看待和评价「不做学术就不要去读 PhD」这样的说法? 虽然自己目前只是念了一个学期还没入门科研的双非本硕,但还是想随笔记录一些自己的看法。最近的俄乌冲突事件非常不利于经济全球化,外资正在不计成本地抛售中概股,互联网大厂的裁员潮也随之而来,真的让人感觉到生存不易。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使得内卷现象大大加剧,一方面考研题目越来越难,考研人数越来越多,录取分数越来越高;另一方面考公和体制内就业形势也不容乐观,此外私企一边在裁员一边在不断招收应届的廉价劳动力,被压榨完青春年华后扇耳光随时会被更加年轻的劳动力取代中刀纯属渣男行为中枪。我觉得努力卷学历至少是把时间花在自己身上为自己增值而不是公司,如果是念完PhD再去工业界会有更大的核心竞争力,也能增强自己在工作中的不可替代性。

亚马逊首席AI科学家沐神从上海交大本科毕业后加入百度,接触到AI工业界最棘手的问题后,带着工业界的问题去学术界,去世界上最顶尖的计算机牛校CMU读博寻找答案,所以他在博士期间成果丰硕,不但解决了在工业界遇到的棘手问题,还做出了很多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工作。博士这五年 – 李沐的文章 – 知乎 可能像沐神这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的人能更加清楚读博的正确打开方式dianzan

而同样毕业于CMU的清华姚班助理教授张焕晨老师利用机器学习的思想,提出了一个用于判断是否适合读博的决策树。读博,你真的想好了吗? – 张焕晨的文章 – 知乎 我觉得这个预测模型有一个缺点就是它只能提供yes or no的回答,却无法为预测的结果输出概率值来判断所作出决策的可行性。
以下是我根据这棵决策树作出的选择:

  • The first branch is Do you love doing research? Yes, I LOVE doing research.

我能接受每天都是 Reading, Coding, Writing 的生活,但目前最难的就是都研一下3月份了还没有能够找到创新点开始撰写论文,如果连硕士论文都是问题那毕业了老老实实进厂打工吧吐血倒地。我真的不聪明但是我会一直努力,这个学期我通常是早上6点多就起来啦,晚上卷到10点左右才回去,日复一日地坐在实验室里喜极而泣每天过得很累很疲倦很焦虑,可无论是论文还是竞赛目前都没有任何肉眼可见的成果内伤我知道这俩个过程都需要漫长的积累才能取得成果,可我还是会开始怀疑自己的那份热爱,怀疑这样继续下去真的会看到成果吗?锁眉我也是人,我也想出去打游戏,我也想出去吃喝玩乐,我也羡慕校园里那些看似无忧无虑的情侣们无奈但是······我始终相信曾经出现在我男神稚晖君的自建站上的那句座右铭“十年饮冰,难凉热血”击掌无数次失败后依然热情不减,持之以恒地朝着人生理想付出努力口水我相信,当梦想照进现实的那一刻,人们心中的感受一定无与伦比的美好。

  • My answer to the second branch is absolutely NO, without doubt, I never wanted to be a college professor.

虽然这个职业是有社会地位且受人尊重的,但是我觉得自己不适合也不配。我觉得科研是没有尽头的,教授每天都有千头万绪的科研工作需要处理,同时还要保持自己在专业视野上的领先。

  • Money is important to me, isn’t it? Sure, I want to be super rich, not just well-to-do.

无忧无虑无病无灾平安喜乐地过一辈子是我此生最大的奢望与追求得意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分析,我不着急结婚也不急着挣钱养家,虽然我妈大约在2026年就满50岁从国网退休了,但是我爸还能继续辛苦工作几年,这些年辛苦爸妈了,能让我和妹妹有一个比较好的学习环境。

  • Can I deal with extreme stress and competition? Of course, I have a friend who is master of psychology.

从认识这个心理学小姐姐起,她不仅是一个能帮我分析各种情感问题的感情顾问,一个能提供建设性意见的御用撩妹军师,而且她还能进行心理咨询来帮助我消除负面情绪。此外,最近和橘子妹妹聊天or打电话的时候也能帮助彼此消除每天产生的焦虑,第二天又能元气满满地投入到新一天的学习中,我觉得这是挺好的一个灵魂朋友,哪怕见不着面却也能给我精神寄托。用邓紫棋的歌词来表达就是:你明明不在我身边我却觉得很亲~

  • I’m OK with being judged all the time.

我对这个分支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judge 是一个中性词,虽然它可能包含同行大佬对自己的赞誉,但更多情况下应该是批判,虚心接受就好。

  • I need a clear target and immediate feedback.

很遗憾的是,我对这个分支的答案是Yes,如果根据这个决策树预测模型,我是不适合的。然而,单棵未剪枝的决策树很容易过拟合,更何况这个预测模型它只能提供yes or no的回答,却无法为预测的结果输出概率值来判断所作出决策的可行性和正确性。我需要一个明确的目标并得到立即的反馈,可正如上文所述的那样,我也始终相信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 I work 9-5 Monday-Friday.

虽然我的决策树预测模型已经结束了,但还是想看下最后一个分支,我的答案是NO。按照955工作制计算的话,每周有40小时学习时间。说实话,我一点也不羡慕955工作制,因为比起955工作制,我更羡慕我妈的工作时长,但中国的应试教育从小学开始每周的学习时间就远远不止40小时啦,更何况学习是为自己增值。